衣移乙噫

平上去入

给大K打个广告23333

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:

来了!个人原创短篇小说本,《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》上、下册,明晚八点开拍!



【刊名】《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》上册+下册
【预售地址】:☆点我(8月4日晚8点开拍)
【售价】111R/上下双册
【作者】我
【封设/本宣/排版】土申
【校对】行风
【代理】S-I计划


共收录2012年-2018年间写作的34篇短篇小说,以及14篇微型小说。


因为2016年前后简直不是一个人写的,于是拆成了黑白双册(……)具体请看土申老师做的超炫宣图!


我终于实现了心愿!我没有鸽!



白色的上册,收录 2012-2015...

530

别关注我啦。
博主只是个傻逼,不比你们中的任何一人聪明。
而愚笨犹有过之。

9 4

匿名提问:

为什么不更lofter啦!喜欢你的文章!

衣移乙噫 回答:

因为两个月前陷入了低潮期,十分低潮,因为生活和工作上的事都有。

差点没走出来的那种。

后来看了一会儿书,就努力振作起来了。

另外因为这个博客东西太杂所以就弃置了,现在写东西都放在子博客里。

exwood.lofter.com

以前关注我和我关注的很多人好像也渐渐不用lofter了……所以换个新的子博重新开始玩。

大概是这样不成熟的想法。

抱歉让各位担心了。

25 22

*此博客的最后一篇文章

今天的天气一直很好。

也并非阳光明媚,相反,今天灰蒙蒙的,中间有下过小雨,或者雨没停过。从早上的时候就零星飘落一点雨点了,细微的,有人想坐在路边的椅子上吃早餐,他拿着饭团和牛奶,在坐下去之前发现了木椅上的湿迹,于是有些悻悻地走到一边的屋子里去了。那时候还是零星的。真正算是下起来的时候应该是中午,那时我和朋友吃完饭,他要去地铁站了,我和他道别,然后去便利店领了一杯咖啡,在路上正走着的时候,雨以轻柔的姿态开始流泻。

天空是灰蒙蒙的,看不见云的形状,没有那样沉重。午后,天也是亮的,只是被蒙上,没有往日里那些晴天里那么亮。天空就像原本就是这样的白色的雾霭般构成,缓缓的,不...

9 71

忆症

*重新放出来了。

1、

大概是冬至。实际上在这座城市,冬天比这个节气要早到很多。凌晨的时候下了雨,到了傍晚的时候才堪堪停下。屋檐下面挂着未完的水涟,不定时的间断落下的水滴,在碰到衣领和脖颈的刹那变成冰砾、一丝刺痛的错觉,再从容地消失不见。女人撑着伞走到屋檐下,玻璃门的前面,一半身子还在未完的雨里,迫不及待地将折叠伞折了下来。那伞有些老旧,这让她花了更多的力气。她好不容易收拢,抖了抖,不再是雨的水随着塑料伞面缩起的硬朗碰撞洒了一地,水泥地上原本被遮掩的那部分多出许多晕开的湿斑。伞没有完全干燥,但抖伞的动作已使她假装自己心满意足,女人身躯前倾着推开门,走进咖啡馆。女人与世上任何咖啡馆都格格不入...

56

在安斯特略的第七天。

我和朋友用完晚饭,到安斯特略市政厅的广场散步,在这短暂的几日里已经成为了惯例。但是今天似乎有什么不一样,我们看见广场上有很多的人。

那是一场公开的审判,审判的对象是一位赤裸着上身的少年。他站在人群的中间,他踩在一具臃肿的身躯上,手里拿着刀子。

我和朋友站立的地方只能看见他的后背,裸露的后背,瘦狭,肩胛骨犹如两块生长在他体内的利刃。

这个时候天还没完全暗下去,云遮着太阳,阴冷的天气里,一缕阳光照着那个少年。那光像是要把他托举出人群,轻柔地抚摸着他轮廓分明的蝴蝶骨,让他生出一双金色的翅膀。

他在市政厅的门口杀了人。

他的身上溅满了血,那些血,从他的肩膀滑下,流经犹...

5 67

舌环

在安斯特略旅游的第四天,我和朋友到了当地的酒吧。

站在了吧台后面,穿着有些露骨服饰的年轻女孩,大概只有十四岁,为我们倒酒。衣服只如同褴褛,未被遮拦的是身躯的大半,遍布近看才能看到的淤青和伤痕。遮瑕膏遮住了很多,显露出的也只是冰山一角。

朋友让我注意她们的舌头。

在她们倒酒的时候,琉璃一样的眼睛看着桌上的酒杯,像是害怕什么一样专注,将酒倾倒在杯子里,据说倒出一滴她们都会受到过分严厉的惩罚。那位还不熟悉这份工作的女孩,她倒酒时微张开口,灯光里我看见她舌尖闪闪发光的金属。

舌尖上的环。

那仿佛是一种隐含奇怪含义的装饰,比往常我所见到的舌环要大上许多。我看到少女们的舌头,长而柔软的舌头,在唇...

4 109

先生乙的刀帐日记

*入坑段子集锦
*本体二十岁男性审神者设定注意。
*新入坑ooc请原谅
*不懂规矩,随便写写,不打tag。


1.初始刀

「能选择我,看来主公你眼光独到,能一眼看出身为正品虎徹的我的不凡之处。」

蜂须贺虎徹在我选择他的时候这样说。

看着他带着亲近的善意看过来的眼神,我咽了口口水,诚挚地颔首,说道:「那、那是当然的事啦…」

两分钟前:

我「诶呦卧槽这游戏有黄金圣斗士诶!」


2.有新的刀剑男士出现了——!

跟着新人指引锻造出了爱染国俊。之后又在指引中推了初始点的图,推完之后出现了提示,「新的刀剑男士出现了!」

心情随即十分心动,但出现的是已经有的爱染国俊。

「诶——根本不是新的...

10 10

问答

*一个文字采访,校内的。但答的很用心。

*关于自己对文学的看法和之类。在这里存一份。这句话的意思是,这些看法都很个人,不接受批判,反正过个几天我就会把说这些话的自己批判一番。

*大前提:我大学念的是语言学专业,但是学的不是很好。

1.

Q:我对你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你在汉语言的专业英语课上,当别人问你“那么喜欢创作,为什么不选择读文学?”的时候,你说“如果我选择了文学,可能我就没有那么热爱了。”请问这是你的真实想法吗?那以后会考虑当兼职作家吗?

A:确实,会说那句话是因为我真的这么想,不过这个想法并不可靠,调侃的意味更重一些。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至少我觉得,其实学习文学与否无碍创作,很多...

6 113

炸裂开心!! 节日快乐!


昵称一个字母F:

虎堂之上又只剩下几只红烛燃烧的毕波声音,不知是否是因为快要燃尽,连声响和光亮都变大许多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他面向王座而拜,而本应在王座上的王却在他身侧,在看向和他截然不同的方向。他的脸正对红烛的光,而他知道身后男人的脸必然已经沉入幽邃。

“若木。”

白发的男人只停了一小会儿。

“好,若木。”

这么说,他继而又向外走去了。

画完才发现我把明暗关系搞反,哎呀!(掩面)

原文应该是更加幽深的朝堂大殿,老大的脸沉在阴影里,若木对着蜡烛满面红光x才对(=′ー`),...

19
 
1 / 14

© 衣移乙噫 | Powered by LOFTER